快捷搜索:  

让可贵图书横跨时空“活”起来

"让可贵图书横跨时空“活”起来,这篇新闻报道详尽,内容丰富,非常值得一读。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,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。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,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。 这篇报道的观点独到,让人眼前一亮。 新闻的写作风格流畅,文笔优秀,让人容易理解。 这篇报道的结构严谨,逻辑清晰,让人看了很舒服。 "

祖国我国图书馆古籍修复教授在进行(Carry Out)少数民族文字古籍数字化前的维护。

对石刻拓片进行(Carry Out)古籍数字化拍摄。
祖国我国图书馆供图

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举办期间,由祖国我国图书馆(我国古籍保护中心)打造的“构建中华古籍的数字网站家园——‘中华古籍资源库’建设与服务实践案例”,入选2023年“携手构建网站空间命运共同体精品案例”。

古籍数字化不仅能让古籍所承载的信息得到更好保存,还能让中华传统文化(Culture)更广泛、便利地传播,令珍贵典籍跨越时空“活”起来,在数字世界焕发新的生机。

涵盖丰富资源

打开祖国我国图书馆网页,“中华古籍资源库”的入口就在最显眼的位置。甲骨文文献、碑帖拓片、宋元明清善本……读者足不出户,就能在网页上免费浏览阅读这一件件珍贵的古籍资料。

今年(This Year)9月,该资源库再次上新,新建“民族文字古籍特藏”等专题库,新发布佉卢字、焉耆-龟兹文、于阗文、粟特文、藏文等16个文种的少数民族文字古籍60部。这些少数民族文字古籍,呈现了中华民族历史(History)上曾用过可能现在仍使用的民族文字的发展脉络,突显了中华文明的连续性和包容性。

古籍是中华民族重要的文化(Culture)遗产。古籍数字化是古籍再生性保护的一大要点。

2007年,国务院办公厅下发《关于进一步加重古籍保护工作的意见》,对全国古籍保护工作进行(Carry Out)总体部署,实施“中华古籍保护计划”。近年来,古籍再生性保护取得突出成果,全国累计发布古籍数字资源超过13万部(件),39家单位参加联合发布。其中,祖国我国图书馆“中华古籍资源库”发布的资源数量超过10.3万部(件)。

“‘中华古籍资源库’几乎涵盖了中华文明各类型珍贵文献。”祖国我国图书馆常务副馆长、祖国我国古籍保护中心副主任张志清介绍,2020年4月,祖国我国图书馆(我国古籍保护中心)将自建、征集的古籍资源统一整合在“中华古籍资源库”下。2021年11月,为方便读者阅览和利用(Use)古籍资源,“中华古籍资源库”开始实行免登录阅览。目前(Currently),该库已拥有书籍影像资料逾2640万页,服务级别的数据总量达1013TB,近3年来访问量超3亿人次,是目前(Currently)国内古籍资源类型最多的综合性资源共享发布平台。“全库达成了统一检索、高清呈现,免注册登录,公益服务,通过互联网传遍全球,构建起一座中华古籍的数字网站家园。”张志清说。

在祖国我国古籍保护中心研究馆员龙伟看来,“中华古籍资源库”所开展的古籍数字化工作,能很好地解决古籍“藏”与“用”的矛盾。

“保存古籍有严格的保存环境和管理要求,这就使得其使用、阅读受到诸多限制。所以从为公众提供文化(Culture)服务的角度看,古籍数字化可以让更多人以便捷的方式阅读到古籍,平衡古籍的文物性与文献性,提高古籍传播的广度。从学术研究的角度看,古籍数字化的过程包括前期对文献进行(Carry Out)整理、修复、版本鉴别等一系列工作,利于推动相关文献研究,扩展古籍研究的深度。”龙伟说。

提升阅读体验

在“中华古籍资源库”内,记者随机挑选了一本古籍体验阅读。书籍以图像形式呈现,读者能清晰地看到纸张泛黄、褶皱的痕迹。书籍封面页两侧有横竖两把尺子,标注出其原本大小。书籍内页的文字影像非常清晰,并可达成页面切换、放大阅览等功能,而且页面加载速度很快,与阅读普通电子书的感受几乎没有差别。

据介绍,目前(Currently),“中华古籍资源库”包含24个专题子库,已基本达成整库资源统一检索,读者可检索书名、著者等信息。围绕不同类型的文献,资源库还提供了专业的文献著录和内容标注,为读者使用提供便利。比如“碑帖菁华”专题库,除了有全文影像、著录石刻拓片的基本信息外,还达成了地点、时代的关联检索,公布了3000余幅明清石刻拓片的录文。“甲骨世界”专题库,标注了甲骨文献的出土地、时代、来源、尺寸、数量及释文等内容,并提供实物与拓本影像的关联查看。龙伟表示:“可以说,读者在‘中华古籍资源库’对古籍进行(Carry Out)全文影像阅览的同时,也在享受丰富的、专业的研究成果。”

良好的阅读体验背后需要大量的技术支撑。龙伟告诉记者,近年来,在“中华古籍保护计划”支持下,为尽快满足读者的阅览需求,祖国我国图书馆与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中心合作,开展馆藏善本缩微胶片数字化。这种方式成本低、速度快,在5年多的时间里,已使祖国我国图书馆2/3的古籍善本达成了数字化和在线阅览。

“另外,我们(We)还采用一些技术手段,让数字文献更好地长期保存和使用。比如在古籍拍摄采集阶段,我们(We)收集的影像分辨率非常高,以最大程度地还原古籍原貌。但在服务端,则采用深度压缩技术,对图像进行(Carry Out)分层、分区压缩处理,既能减小文件传输量、加快传输速度,又能保证读者能看到很清晰的文字,不影响阅读体验。”龙伟说。

因为涉及众多技术环节,古籍数字化需要多部门合作完成。龙伟向记者介绍,“中华古籍资源库”建设完善的过程中,既需要文献整理,又需要进行(Carry Out)数据加工、网站发布。“在祖国我国图书馆,各部门加起来有几百人在为这一项目提供服务。”龙伟指出,祖国我国图书馆馆藏古籍数量巨大,与之相应,古籍数字化也是一项长期性工作。“下一步我们(We)将争取多方支持,继续加快古籍数字化和共享发布力度,以更好满足和服务读者阅读需求。”

开展世界合作

“中华古籍资源库”还积极开展世界古籍数字化合作,推动大批存藏国外的中华古籍以数字化形式回归。

2009年,祖国我国图书馆与米国哈佛大学(University)哈佛燕京图书馆达成协议,对该馆所藏中文善本进行(Carry Out)数字化。目前(Currently),这些数字化古籍发布在“中华古籍资源库”的“哈佛大学(University)善本特藏”专题库,包括哈佛燕京图书馆所藏经部和史部善本等约1150部。

2009年,日本(Japan)东京东洋文化(Culture)研究所将所藏4000余种汉籍,以数字化方式无偿提供给祖国我国图书馆。

2018年,日本(Japan)永青文库向祖国我国图书馆捐赠36部4175册珍贵汉籍。后续,祖国我国图书馆也将这批汉籍进行(Carry Out)了数字化,于去年上线“日本(Japan)永青文库捐赠汉籍”专题库,该库数字资源共计37万余页。

“中华古籍资源库”的“敦煌遗珍”专题库(世界敦煌项目)也是一项中外古籍数字化合作的典范。

“敦煌西域文献散藏于世界多个我国的数十家机构,这增加了研究与利用(Use)的困难,也使得开展世界合作成为敦煌西域文献整理研究的必由之路。”龙伟介绍,祖国我国图书馆是世界敦煌项目(IDP)的发起机构和主要合作机构之一,多年来联合世界各地的收藏机构,共同开展敦煌西域文献保护、编目和数字化,利用(Use)统一平台发布文献信息与图像,为学术研究和文化(Culture)培育活动提供资源。

英国(Britain)我国图书馆、俄罗斯(Russia)科学院东方文献研究所、日本(Japan)龙谷大学(University)、德国柏林勃兰登堡科学与人文科学院、敦煌研究院、法国我国图书馆等机构均已先后加入IDP项目合作,将所藏文献的数字图像委托发布于IDP数据库。截至今年(This Year)11月,IDP数据库发布的文物文献图像资料已达59.25万幅。其中,祖国我国图书馆发布文献23.47万幅,占全库总量的40%。

张志清认为,“中华古籍资源库”开展世界古籍数字化合作,一方面能够在网站上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(Culture)在全球范围内的传播,促进海内外汉学研究,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;另一方面,也能促进全世界各个我国、各个民族的文明交流互鉴。

(责编:孙竞、郝孟佳)

分享让更多人看到

古籍,国家图书馆,中华,数字化,资源库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赞(913) 踩(22) 阅读数(3604)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